松下GH5行摄尼泊尔:巧遇加德满都疯狂洒红节

2017年03月21日 00:35 泡泡网原创 作者:申沛

     说到尼泊尔,这座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国度,穿梭印度教与佛教融合的寺庙中,每天都有人微笑着对你说Namaste(你好),更是不少文青向往的圣地。但是2015的地震却让尼泊尔深受重创,好在此次尼泊尔之行所看到的比原本想象中要好很多,无论是街道还是建筑都在有条不紊的恢复中,并不再像之前从各种新闻图片中所看到的那样,到处只是残垣断壁。而除了大街小巷依旧挤满世界各地的游客外,当地人的脸上也似乎已经从灾难中走出,两年时间说长不长,但说短也并不短,只希望这个充满虔诚的国度能恢复到往日的生气。这次有幸能提前使用到还未正式在国内发布上的松下LUMIX GH5游览拍摄尼泊尔,也算是一次难得的经历。

    国内并没有太多能直飞尼泊尔的航班,即便连北京、上海每周可能也只有一趟,而且时间还不是特别好,所以前往尼泊尔免不了需要转机。好在国内昆明、成都等地航班较多,比如我们此行就是从上海出发,在成都歇了一晚后隔天早上从成都机场乘坐国航CA437航班飞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。

从上海出发,成都出境前往尼泊尔

建议选择靠窗户的位置

    飞机的航行线路是自东向西,而大家应该都知道喜马拉雅山脉是中国和尼泊尔的天然国界,差不多在飞行两个多钟头后便会横穿整个喜马拉雅,可以拿着相机从上空俯拍喜马拉雅,这么难得的机会自然不忍错过,所以可以提前使用航行类APP或者在柜台值机时选择靠窗的座位,方便拍摄。

飞机上俯拍喜马拉雅山脉,松下GH5拍摄

飞机上俯拍喜马拉雅山脉,松下GH5拍摄

飞机上俯拍喜马拉雅山脉,松下GH5拍摄


松下LUMIX GH5

    这次尼泊尔之行的主力机型自然是旗舰级的微单相机松下GH5,同时还有一台小巧的GF9作为备机。今年CES上正式发布的松下GH5目前还未在国内正式亮相,所以这次能优先体验到这款旗舰级相机算得上很幸运。松下GH5采用新型2030万像素Live MOS传感器,并且取消低通滤镜,相比于之前的GH4来说拥有更大的输出尺寸以及更高分辨率,最高可支持ISO 25600感光度范围。结合二代5+2轴双效防抖可更有效抑制模糊,手持拍摄更加可靠。另外,GH5还新增了6K照片功能,能够以30fps的速度从6K连拍的视频文件中截取约1800万像素的高分辨率照片,并且原有的4K照片也升级到60fps的高速连拍,可以捕捉约800万像素的4K照片。

Day 1:

    中国与尼泊尔有2小时15分钟的时差,虽然由于飞机延误从成都出发时已经12点半,但到达加德满都时也才不过当地时间下午一点半。另外,关于签证建议大家还是先提前办好,虽然从去年开始为了灾后发展旅游业,尼泊尔政府对中国公民实行落地签免费政策,但如果在国内办好签证的话,到达加德满都后可直接走有签通道,快速出关;如果你想直接在加德满都机场办理落地签也行,但排队等待的时间绝对能让你崩溃,至少一两个小时起步。

到达尼泊尔-加德满都

   尼泊尔是一个信奉印度教的国家,下飞机进入机场海关之前,最先欢迎大家的是这尊铜铸的雕像。

    到底尼泊尔的第一天,我们一行人入住加德满都的香格里拉酒店,进入酒店大堂前就先被热情的工作人员拦住,每个人的脑门都被点了一个红点,在尼泊尔这叫做点红(蒂卡Tika),有神佑和赐福的寓意。

加德满都街景

    在酒店安顿好后时间尚早,于是决定前往离酒店最近的帕坦杜巴广场(Patan Durbar Square)转转。在尼泊尔,杜巴广场(Durbar Square)意为皇宫广场,在加德满都三个古城:加德满都、帕坦和巴德岗中各有一个杜巴广场,是当年三个王国的皇宫广场。

    在加都搭配GH5拍摄的除了之前新发布的套机头LEICA DG Vario-Elmarit 12-60mm F2.8-4 Power OIS外,还有一支松下G VARIO 7-14mm f/4.0 ASPH镜头,尤其是最新的这支徕卡12-60mm F2.8-4镜头,等效焦距24-120mm,再加上更大的光圈和可靠的全天候密封性,是一支很不错的挂机头,风光、扫街都很合适。

 加德满都街景

    可能是因为刚下过雨的原因,加德满都给我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尘土飞扬,空气虽算不是清新,但也没有让人感到不适。由于街道狭窄,摩托车是这里主要的交通工具,无论是在哪都能看见从各种地方窜出来的摩托车飞驰而过,这也是当地特色吧,不过过马路还是要注意安全才是。

加德满都街景

    没走多远便来到了今天的第一站帕坦杜巴广场(Patan Durbar Square),此时天气似乎已经不那么友好。帕坦杜巴广场呈长方形,东边是皇宫,塔莱珠女神庙、金庙、曼嘉喷水池等,西边则是造型各异的庙宇。杜巴广场是加德满都最为著名的景点之一,它囊括了五十多座精美的古䢖筑群,使之成为了世界各地游客必来观赏的地方,除此之外,当地人也把杜巴广场供奉为他们虔诚朝拜的圣地。不过可惜的是,在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8.1级地震,帕坦杜巴广场的大部分建筑受损,其中哈里桑卡神庙、查尔纳拉扬神庙完全坍塌,尤加纳兰德拉·马拉国王柱像顶部雕像掉落损毁。

如今的帕坦杜巴广场,不少建筑已经消失

帕坦杜巴广场

帕坦杜巴广场

一些神庙内有展示精美的古董艺术品

帕坦杜巴广场外的人们,尼泊尔当地人非常热情,大多都会用热情的表情来回应镜头

帕坦杜巴广场

加德满都街景

加德满都街景

  

加德满都街景,松下GH5的翻转屏设计很适合低角度取景拍摄

    松下GH5的对焦性能确实不错,一路基本上都是使用225点全区域自动对焦边走边拍,很少仔细选择对焦点再构图拍摄,再加上脸部识别和眼睛识别功能,在加都扫街、拍摄人像都很让人放心。

Day2:

    到达加德满都的第二天刚好遇上尼泊尔一年一度的洒红节,洒红节每年2、3月间举行,庆祝时间的长短不一。又称霍利节、荷丽节、胡里节。在印度,洒红节又是印历的新年。洒红节原是庆祝春天,与创造和复始的行动有关,代表春分和谷物丰收。在洒红节节期,上至达官显贵,下至寻常百姓,载歌载舞,尽情地用五彩缤纷的颜色装扮起来,迎接春天的到来。到时候,当地人为了表示喜庆和祝福,会向人们身上泼洒五颜六色的颜料粉末。

尼泊尔加德满都杜巴广场洒红节的疯狂盛况

    传说古代有一个国王希兰卡亚西普生性残暴,而他的王子普拉拉德爱护百姓,受到百姓拥护。王子对父亲的专横跋扈表示了不满,于是父王大怒,让其不怕火烧的公主霍利嘉抱着王子跳入大火之中,准备把王子烧死。然而事与愿违,霍利嘉被烧成灰烬,普拉拉德却因为维施努的保护安然无恙。百姓们为了庆祝,便向小王子身上泼洒红颜色的水,洒红节便由此而来。 

拍摄洒红节一定要武装好自己的相机

想尽各种办法把相机包裹的严严实实

    由于洒红节上挥洒的都是五颜六色的粉末,这对于相机而言完全是个噩耗,虽然松下GH5有很好的密封防护型,但毕竟不想刚刚到手还不到2天时间的新机器变得太过狼狈,所以给相机做好防护是必不可少的措施。这次我们主要采用了两种防护措施,一种是直接使用密封防水套,优点是防护性最好,可放心近距离拍摄洒红节,缺点则是不方便操控相机,同时会影响照片画质;另一种方法就是用保鲜膜包裹机身仅露出最前组镜片,这个放过的好处是画质不受影响,但缺点自然是防护型不是那么可靠。总之,无论是哪种方法,尽量保障相机安全最为重要,而我则选择了防水套。

    洒红节其实有点像国内的color run,不过这里可要比color run更疯狂更刺激,如果你来尼泊尔参加过洒红节,那么真不用再去什么run了。随着人潮的汇聚,杜巴广场在短短一小时内,被彩色大军彻底攻占,人山人海的壮观景象,不亚于一场大型演唱会,甚至连寺庙的台阶上都挤满了围观的群众,各种长枪短炮的机器也都架好待命。

    虽然说防水套的透明塑料的确会然画质打折扣,但至少可以近距离拍到洒红节疯狂的盛景也算是一种安慰。在这不得不说下松下GH5的6K照片功能,因为此次洒红节的片基本上都是使用6K照片功能所拍摄,该模式下GH5能够以30帧每秒的速度从6K连拍的视频文件(默认为4:3比例)中截取约1800万像素的高分辨率照片,在如此疯狂、混乱的环境下想仔细构图选择对焦点什么的是完全不可能的,所以6K照片能很好的帮助我选择出最合适的照片。

“战后”的相机已变成这幅摸样

洒红节当日街边随处可见售卖颜料的小摊

    震后的加德满都难免会给人一些破败的感觉,两年时间过去了,断壁残垣大部分清理,一些建筑用木头支撑着防止破裂和坍塌,防止倒塌,尚未移走的砖头瓦砾之间,尼泊尔人拜神、喂鸽子、坐在台阶上发呆,依然如往常安之若素。不过比起人们生活的恢复,杜巴广场建筑的修复则感觉有些不尽人意,不少建筑在地震时被夷为平地,现在依然是一片废墟。之后还有使用GH5拍摄喜马拉雅山日出的分享,敬请关注!

相关推荐

热点推荐

热点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