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今年前三季度广州游戏动漫产业营收256.20亿元

原标题:今年前三季度广州游戏动漫产业营收256.20亿元

金庸水墨漫画展

大洋网讯 在广州文化产业交易会期间,参观“动漫新时代——广州动漫艺术40年成果展”的市民都感慨,没想到广州的动漫这么“威水”。

长期以来,广东动漫市场份额领跑全国,约占全国市场三分之一,而广州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经测算,2018年前三季度,广州市动漫游戏产业共实现营业收入256.20亿元,其中动漫产业实现营业收入48.5亿元,2017年为54.7亿元。

广州动漫产业近年快速崛起,并领先全国,这背后的成功经验值得探讨。在“动漫之都”建设步伐加快的今天,广州有哪些优势,要如何更进一步?连日来,记者遍访行业协会与各大企业,试图与大家共同探讨产业未来。

《老夫子》和广州地铁的合作漫画

穗动漫业多项

指标全国领先

广州多家动漫企业

已获得国际性奖项

喜羊羊、灰太狼、猪猪侠、巴啦啦小魔仙、超级飞侠……这些动画片明星角色都出自广州动漫企业。同时,广州本土动漫企业获得各路资本争相追逐——华闻传媒、光线影业等上市公司先后入局,带动广州动漫版权交易活跃,来自各界的动漫定制服务需求日益旺盛。

目前,规模庞大的“动漫穗军”中可谓“既有月亮,也有星星”。新近数据显示,以奥飞、百漫、咏声等上市公司为代表,到2017年底,广州市有近400家动漫企业,涵盖了动漫制作、发行、衍生品设计、制造等各个链条和环节,其中有近50家企业生产原创动画片。2017年,广州产出动画片近200部,时长近3万分钟,年播出动画片24万分钟,产量和播出量全国领先,实力令全国同行刮目相看。

据《全国报刊零售发行调查报告》显示,广州漫画发行销售指数连续位居全国前茅,原创漫画发行占据全国漫画市场30%以上的份额。

长期以来,广东动漫市场份额领跑全国,约占全国市场三分之一,广州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经测算,2018年前三季度,广州市动漫游戏产业共实现营业收入256.20亿元,其中动漫产业实现营业收入48.57亿元,2017年为54.7亿元。

广州动漫的实力之强,从获奖数据可见一斑:2017年8家动漫企业获得过国际奖31项;13家企业获得过国家级奖项;8家企业获得过省级奖项;12家企业获得过市级奖项。

据报道,广州大学动画学院学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达到99%;而广美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几乎实现100%的就业率。而在薪资待遇上,刚毕业大概五六千元,毕业一两年后,很多都冲进一两万元的薪酬水平。这背后,与广州动漫业近年来的长足发展不无关系。

小林漫画

中国动漫的多个“第一”出现在广州

艺术家评价:广州人爱玩能把事情做得有趣

一个产业的发展从来不可能凭空而来。广州动漫产业的兴起,源于广州这片易得风气之先的沃土早已埋下了动漫文化的种子。

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周鲒回忆起1978年12月广州文化公园举办的漫画展,那一次展览的参观人次超过40万,可见漫画在广州一直深受民众的喜爱。

动漫艺术家叶正华说:“广州是个特别‘动漫’的城市,广州人很爱玩,而且有把事情做得有趣的能力,这就是’动漫之都’的底蕴”。得益于这种环境氛围,中国动漫史上多个“第一”出现在了广州。

《蓝精灵》的故事

“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……”提起陪伴一代人成长的蓝精灵,许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哼出这首轻快的旋律。许多人都以为来自外国的动画片《蓝精灵》主题曲一定也是“舶来品”,殊不知这首歌可是正宗的“中国制造”。

上世纪80年代,广东电视台陆续引进美国版的《蓝精灵》动画片。在主题曲的制作上,广东电视台找到了当时的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歌舞团进行创作,由郑秋枫负责作曲。

据郑秋枫回忆,为了使这部作品更加“原汁原味”,译制导演加了一个前提:一定要像外国歌曲。郑老很快就决定将歌曲的主基调定为活泼、明快的童谣。虽然歌曲的主基调是午饭前才决定的,但是,那一刻的郑老仿佛看到有一群灵动、活泼的蓝精灵,于是仅用一个中午他便在钢琴上找到了旋律。《蓝精灵之歌》还获得了首届全国少儿歌曲作品比赛银奖,1988年又获得了鲁迅文艺奖。这让当时的词作者瞿琮很惊讶,“因为在那之前我得这个奖是凭《我爱你中国》”。

《乐叔和虾仔》

《乐叔和虾仔》的故事

1980年,《周末》画报创刊,推出广州本土故事连环画《乐叔和虾仔》,连载600多期,不仅风靡广州,在全国都有较大影响力。

广州市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城笑称,自己还是一个东北小镇青年时,为了看这部连环画的连载,要专门跑到省城去买。《乐叔与虾仔》后来还拍成了粤语的系列电视剧,可以说是影响了广州几代人。

蓝精灵之歌

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

他们活泼又聪明

他们调皮又灵敏

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

他们善良勇敢相互关心

噢,可爱的蓝精灵

噢,可爱的蓝精灵

他们齐心协力开动脑筋斗败了格格巫

他们唱歌跳舞快乐又欢欣

《乌龙院大长篇》的故事

敖幼祥所作的《乌龙院》系列人物个性鲜明、情节幽默诙谐,火遍了大江南北。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敖幼祥曾在广州居住10年,《乌龙院大长篇》也是在广州开始创作的。

2005年,敖幼祥在广州淘金路的一个小房间里提起画笔,揭开了《乌龙院大长篇》的序章。这部作品是由漫友文化与敖幼祥继《乌龙院四格漫画》系列后,合作推出的全新原创,累计出版图书逾200个品种,总页数达4868页,总发行量超过4500万册,创造了中国原创漫画历史纪录。

广州动漫艺术40年成果展

“喜羊羊”系列传递广州精神

多款广州动漫产品在全球上百国家和地区播出

到了21世纪初,人才、技术、企业、消费等现代市场主体要素基本形成,广州动漫产业呈爆发式增长。后来,喜羊羊、灰太狼、巴啦啦小魔仙等本土佳作,也从广州走向了全国……

以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为例,这部动漫自2005年与观众见面以来,迅速红遍大江南北,“喜羊羊”“灰太狼”等IP也成为中国代表性的动漫形象。近年来,每年围绕“喜羊羊”IP的授权消费品年度销售额超过10亿元。

“喜羊羊之父”黄伟明的成就也是广州动漫产业发展的缩影,“90年代我从国外留学回来就开始了自己创作,从最早的一个人创作到现在公司的几百人,也从最开始的漫画到后来做动画,这几年还在不断地发展壮大”。身为土生土长的广州人,黄伟明表示自己许多动漫作品都有广州元素,而“喜羊羊”系列则传达了广州精神——“不屈不挠,坚持的精神,遇到困难不会退缩”。

如今,除了传统的动漫产业形态,广州动漫产业还不断探索出了新业态,形成了产业洼地。广州长隆集团为国内旅游业龙头企业打造了“卡卡虎”等动漫角色,成功开发了动漫旅游项目和上千种动漫衍生商品。此外,动漫美食餐厅、动漫舞台剧、动漫机器人等都对产业进行了很好的外延。

广州动漫国际化也是突出特点。根据最新消息,广州易动公司的知名动漫《美食大冒险》在世界200多个国家播放。奥飞娱乐的《超级飞侠》已经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。漫友文化成功与法国达高集团合作出版法语版《长歌行》《子不语》等作品,也将《机器妈妈》等108个作品输出到东南亚国家。

有关业内人士曾表示,广州作为“千年商都”,有良好的商业基础和商业文明,动漫IP搭载在华南商圈庞大的消费品流通和销售平台上,可以更广泛地接触到消费者,成功概率较高。

大咖热议

广州动漫

政策引导培育市场要素

在外人看来,广州的动漫产业似乎是忽然崛起。其实不然,它与广州接地气的市民文化与动漫相契合,也和政府、企业、创作者多年的苦心经营有关,业界对这种成功模式进行了概括:发挥市场主体作用,同时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,积极培育市场要素,不断形成产业聚集。

从2006年开始,广州就率先在全国将动漫产业确定为新兴产业,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,每年投入资金支持企业做大做强,培育了一批动漫技术新秀和动漫产业经营人才,以及通过支持成立工作室等方法,着力打造“动漫穗军”。2017年,动漫游戏资金共安排2779.708万元,扶持了133个项目。2018年专项资金计划扶持132个项目,拟安排扶持资金3721.67万元。

广州市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城表示,广州动漫能走在全国前列,除了良好的人才基础、产业基础、国际传播能力,还离不开政府的关心和扶持,“就像我创办漫友文化,当年还是小公司,政府就主动找上门来,说可以减免房租,这让我受宠若惊”。

金庸水墨漫画中的部分角色

打造平台引导行业风向

当然,动漫产业最基础的在人才,而广州动漫产业模式的重要经验正在于打造知名平台,挖掘和吸纳人才。漫友文化副总经理赖春晖对此总结说:“广州动漫产业早就形成了‘节、奖、展、论坛’的完备体例,分别是金龙奖、中国国际漫画节、动漫游戏展、中国漫画家大会,这在全国都是独一份。”令人欣喜的是,每一项的专业度、市场化、国际化和品牌效应都很强,在行业皆具有风向标意义,进一步擦亮了广州动漫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
其中,漫友文化运营的“中国动漫金龙奖”被誉为“华语动漫奥斯卡”,自2006年永久落户广州。它首次为“漫画”正名,提出了“动漫”概念。更重要的是,缘于其对原创漫画的开发,它孵化出了陈安妮、姚非拉、朱斌、夏达等数十位动漫明星,为整个产业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内容基础。肥志、丁冰等一批由金龙奖选拔的漫画家在广州开设工作室,以漫画为业,漫画产业“广州队”基本形成。其影响力之大,以至于业界传说,中国的漫画家可以分为两类:漫友签约的作者以及非漫友签约的作者。

已举办11年的中国国际漫画节,参观人数和交易额屡创新高。今年国庆期间,它成了抖音上的广州热门打卡地,4天吸引参观者逾30万人次,居全国首位,交易额突破6亿元。

文化特色推动打造本土IP

毫无疑问,无论是从本土企业创新能力、市场消费潜力,还是从泛娱乐产业的趋势、虚拟现实等科技手段发展看,广州的动漫产业都进入了爆发的前夜。

谈到对广州动漫的建议,金城表示,广州作为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,可挖掘的文化元素十分丰富,从业者要对外加强产学研交流,对内吸收优秀传统文化、深入现实生活,突破宅文化、次元壁,在背景设定、人物形象设计中融入广州本土特色,结合现代观念、审美和趣味,创作出具有中国特色、比肩美国和日本同行的世界级IP。金城指出:“一定要拥抱互联网受众,这需要你拿出真本事。内容为王,广州动漫必须打上自身文化特色,优秀的地理环境、悠久的历史,交融中西的岭南文化,为创作者带来丰富素材”。

不少依靠融资迅速扩大规模、却底子薄的动漫企业,由于在打造优秀产品上乏力,在这场“资本寒冬”中倒下,金城对此评论说:“面对热钱要冷静,如果只是浑水摸鱼、拿融资、骗取补贴,不专注内容,那迟早会倒闭。《大圣归来》票房近10亿元,殊不知作品磨了8年,广州的商业文化偏务实,但动漫产业链条长,企业最好要有大格局、有诚意、有耐心,在解决短期生存之后,就必须在长期规划上做文章。”

文/广报全媒体记者曾俊

文/广报全媒体记者乔军伟

本文来源: 凤凰游戏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